现在位置:闯王新闻 > 娱乐 > 不要迷恋哥,汉德克只是个传说!新晋诺奖得主的剧本为啥在这里上

不要迷恋哥,汉德克只是个传说!新晋诺奖得主的剧本为啥在这里上

2019-10-27 17:39:56 来源:闯王新闻 点击:2071

昨天,奥地利剧作家兼小说家彼得汉克成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新得主。汉德克是当代德国文学中最重要的作家之一,被誉为“活的经典”。他曾与温德斯合作完成柏林苍穹下的剧本创作。2016年底,彼得·汉德克在访华期间参观了上海思南文学协会。他会见了许多读者、戏剧爱好者和影迷,讨论他对当代生活的观察、想法和感受。

彼得·汉德克和《柏林苍穹下》导演山姆·温德斯

1966年,24岁的汉克出版了他著名的戏剧《责骂观众》,在德国文学中引起轰动。然而,许多中国读者首先了解韩珂,韩珂也起源于《责骂观众》。早在20世纪90年代,孟京辉和其他热衷于实验戏剧的中国导演就成了他的追随者。也有人知道文斯·德的电影《柏林苍穹下》背后的编剧;汉克改编的同名小说《左撇子女人》也获得了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当耶利内克在200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他没有忘记向他致敬:“亨德里克斯比我更有资格获奖。”

左边是孙金梦、孟京辉和毛建,这是一个大规模的明星追逐场景。

五年前,因为汉德克的临时心脏搭桥手术,粉丝和作者之间的对话变成了一个没有偶像的大规模追逐明星的场景。文化界的三位知名人物孟京辉、毛建和孙金梦,在谈到他们共同的偶像彼得·汉德克时,甚至化身为“小粉红”。当时,尽管这位欧洲文学巨擘尚未获得诺贝尔奖,但他在一群专业读者心中的地位已经存在。毛建说,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韩珂在每个时间点都切入最前卫的写作。他使用了如此抽象的词语,但他能够把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这种感觉可能与中国先锋戏剧的先驱孟京辉有某种联系。

孟京辉和汉克在一起

孟京辉回忆起2008年他第一次去纽约看彼得?汉德克戏剧的场景,坦白地说,“我爱xxx”部分源于彼得·汉德克。然而,他第一次接触汉德克的书是在更早的时候。大约在20世纪90年代初,北京大学的一位德国主要朋友翻译了韩珂的《责骂观众》,并在他的朋友中传阅。“读完之后,我真的很震惊,觉得自己与当时北京人艺术的传统戏剧风格完全不同。”后来,孟京辉接连看了他的一些电影,如《柏林苍穹下》和《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深受影响的可能不是汉德克的话,而是他的作品所投射的一些精神特征。

柏林苍穹下

“守门员面对点球时的焦虑”依然存在

特立独行和尖锐的观点是汉德克最引人注目的两个标签。他在德国很有名,但极难相处。“六先生”甚至反对被称为作家。“我只是一个作家,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部作品,我负责写它...不要问我对此有何看法。”

根据一些戏剧研究者的说法,汉德克是一个完全的“形式破坏者”。这部分解释了为什么他在世界文坛如此有影响力,而他的戏剧却很少有机会在中国上演。即使在戏剧艺术相对领先的两所专业戏剧学院和大学,彼得.汉德克的戏剧也很少在教学和演出中上演。甚至像孟京辉这样被称为先锋戏剧的人也没有排练过这位重要作家的作品。

孟京辉在《我爱xxx》中向《责骂观众》借了很多钱,但从未出现在韩珂的戏剧中。

这使得彼得·汉德克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传奇。但是这种现象,基本上归结为一个“困难”字。任何读过汉德克戏剧的人都会觉得他只是用戏剧的形式来阐述他的社会批评和哲学观点。然而,一般的标准戏剧是通过角色关系和对话发展起来的。彼得·汉德克是亚里士多德“三个一”的叛逆者。他的戏剧根本没有故事,只是用语言解释世界,完全脱离了传统的戏剧结构,如角色塑造和戏剧冲突。例如,在《责骂观众》的开头,四个“演讲者”走上了舞台。无论他们是穿着还是穿着,他们的行为都与普通戏剧人物大相径庭。然后他们开始交谈,“在这里,你不会听到任何你没有听到的东西。在这里,你将看不到任何你没见过的东西。”“你不会看戏剧的。你看电视的乐趣不会满足。你不会看到表演……”没错,汉德克通过直截了当的叙述将他的反传统创意推向了顶峰。可以说,在他的戏剧中,舞台和观众之间的“第四堵墙”从未存在过。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彼得·汉德克的每一部作品一旦出版,都会在德国文学和世界文学中引起强烈反响。

作者:陈熙涵

编辑:陈熙涵

奉韩国瑜为英雄典范 琼瑶将赴高雄力挺“琼瑶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