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闯王新闻 > 综合 > 祖国北疆的扎嘎花

祖国北疆的扎嘎花

2019-11-01 09:33:47 来源:闯王新闻 点击:4896

乌拉寿旗(Wulathou Banner)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西北部,北部与蒙古接壤,属巴彦淖尔市管辖,是内蒙古自治区19个边境县之一。走在宽敞的街道上,改革的春风并没有因为地处偏远而被遗忘。经过多年努力,乌拉特后旗已于2012年成为“中国新能源产业百强县”。

内蒙古是英雄们骑马的地方。有许多先锋承担着改革的使命。他们勇敢地站在祖国的前沿,默默奉献给草原。今天介绍的英雄只是这些改革先驱之一。她带领家乡农牧专业合作社的牧民保护了30万亩野生梭梭林和人工种植的梭梭林。在内蒙古乌拉特草原上,沿中蒙边境绵延100多公里,形成了一个防沙固沙的绿色屏障。她是塔纳。

一个家庭的三代人植根于戈壁,种植了“绿色”

梭梭种子是世界上寿命最短的种子。它只能存活几个小时,但是如果给它一点水,它可以在2到3小时内生根发芽。因此,它也是世界上发芽力最强的种子。梭梭能在自然条件恶劣的沙漠中生长繁殖,并迅速扩散成碎片。它是内蒙古荒漠化治理的有效手段之一。

扎嘎,蒙古人对梭梭树的称呼,扎嘎花,也指种植梭梭的女人。塔纳今年34岁。在种植和保护梭梭十多年的过程中,塔纳与农牧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因此牧民亲切地称她为“蒙古娜娜”。乌拉特后旗的广阔戈壁孕育着奇迹,正是在这里,中国四大石头之一的“脱壳鸡”被发现了。

塔纳的祖父是吴亚海(Wu Yahai),吴亚海是一名共产党员,曾任乌拉特后旗委员会副书记。他带领当地干部、职工和牧民建设了1.5万亩草原。同时,他修建了两座水库,解决了农牧民的生长繁殖用水问题,提高了他们抗旱抗灾的能力。他当选巴彦淖尔联盟全国人大代表是因为他的杰出贡献和来自国家、自治区、联盟和国旗的许多奖项。

20世纪70年代,当地牧民、驻军和旗居民驾驶大型卡车前往戈壁运输梭梭木材,以解决取暖和烧柴问题。许多活着的梭梭被推倒,整辆车被拖走。有一次,塔纳的祖父沿着一辆大卡车碾过的铁轨走了不到4英里,发现卡车碾过了100多株梭梭幼苗。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梭梭林将被大面积破坏,加剧戈壁沙漠的荒漠化程度。他向旗委和乡镇工人反映了这一情况,同时他考虑了如何管理和保护梭梭林。他成为梭梭的志愿护林员。这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他不仅采取措施保护野生梭梭林,建立了网围栏,还组织牧民学习梭梭的种植技术,多次向牧民解释了保护梭梭林对干旱缺水的戈壁草原的意义。随着时间的推移,“扎加书记”的故事传播到了新疆北部的戈壁地区。他的奉献精神和生态保护意识深深影响了戈壁草原勤劳朴实的牧民和塔纳的母亲吴云奇姆格。

2000年,塔纳的祖父70岁了。他太老了,病得很重,无法采取行动保护他最关心的扎加林。他的母亲乌云·奇姆格(Uyun Qimuge)接管了保护扎加林的责任,成为一名志愿护林员长达10多年。

吴韵秋格曾是巴音戈比苏穆谦达蒙加查妇女联合会的主任。他在巴彦淖尔市和乌拉头旗作为劳动模范,以其积极的工作和杰出的成就赢得了许多荣誉。他于2005年当选为旗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06年当选为市三八红旗手,2011年6月当选为建党90周年杰出共产党员。他带领牧民积极参与防沙治沙,并手拉手教他们梭梭的栽培技术。在过去20年的工作中,梭梭林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3万多亩。

塔纳接过母亲的指挥棒,成为家族中把青春献给戈壁的第三代扎加花。然而,在此之前,塔纳是乌拉特后旗民族幼儿园的优秀人民教师。2007年9月10日和2011年9月,塔纳两次获得厚积教育局“旗级优秀教师”奖。2010年12月和2011年3月,她获得了国家教育机构的一等奖和二等奖。2012年4月、2013年9月和2014年1月,分别获得巴彦淖尔教育局“市级专家”奖、“市级优秀教师”奖和“市级骨干教师”奖。2014年9月,他们获得国家培训继续教育中心“国家重点教师”奖。tana是这样一位杰出的骨干教师,他获得了许多来自国家、市政、旗帜和教育机构的奖项。塔纳喜欢孩子,热爱她的教育工作。然而,为了实现爷爷的愿望,进一步改善家乡的生态环境,通过各种渠道增加农牧民的收入,为家乡做出更大的贡献,塔纳在不能休假、不能将教育工作与植树结合的情况下辞去了老师的工作。

为提升梦想奋斗了三代人

2016年6月,在返回牧区的路上,塔纳从电台听到了阿拉善联盟一群人集体种植梭梭树的故事,这触发了她在爷爷和妈妈守护的野生梭梭林基础上扩大人工种植面积的计划。回家后,塔纳和她的母亲谈到了大规模种植梭梭树的计划。她母亲不同意。乌云·奇姆格(Uyun Qimuge)认为种植梭梭树太困难,需要大量的水和足够的资金来生长。两位牧民在牧区种植的100多亩梭梭树全部死亡。现在,当务之急是保护已经回归牧场的野生梭梭林。

塔纳不同意她母亲的同意。她来到奥登的家,一个以前种植过梭梭树的牧民,实地调查了梭梭树的种植情况,得知由于各种条件,奥登家的梭梭树成活率很低。主要原因是种植和维护成本太高。在自然灾害中,梭梭树已经大量死亡。塔纳记得母亲的话,看到了死去的梭梭林。她内心的想法激烈地斗争着,整夜没有合眼。困难并没有阻止塔纳的脚步。经过慎重考虑,塔纳认为,随着科技的进步,凭借先进的供水设备和准确的天气预报,她完全具备了建筑、抗旱和抗灾的能力。此外,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她认为大面积人工种植梭梭树肯定会取得成功。

万事开头难。为了成功实施大面积种植梭梭林的计划,塔纳不情愿地卖掉了自己已经住了8年的房子,还卖掉了自己的车来筹集种植梭梭所需的资金。她在爷爷去世前用实际行动实现了他的愿望。

2016年7月,塔纳开始了梭梭种植的考察旅行。以开放的心态,我咨询了相关高校和林业部门的专家,得到了认真的指导,去了阿拉善盟已经成功种植的梭梭林生态基地观察学习,接受了专业培训。经过半年多的研究,2017年4月,田娜以自己的法人身份成立了内蒙古扎加林生态投资有限公司,专注于沙漠绿化和梭梭种植,研究、生产、加工、销售人工种植的中药肉苁蓉。

生态财富的梦想在这里开花。

为了激发农牧民治理戈壁沙漠荒漠化的积极性,增加农牧民收入,塔纳发起并组织16名农牧民成立了金地农牧林业产业合作社,遵循“公司农牧合作社”的发展模式,以以林下经济为主的农牧、种植和加工为主要致富手段,在过去几年里,合作社使农牧民收入翻了一番。目前,有30万亩野生梭梭林和人工梭梭林由合作社和公司共同保护,生长良好,固沙效果明显,形成了一条蜿蜒100多公里的美丽中蒙边境线。

草原生态的保护和恢复为野生动物提供了良好的栖息地。根据合作社的牧民所说,野生羚羊、野生骡子、狼和狐狸经常出现在梭梭林中,最常见的野生动物是野兔。山区有沙鸡、鸽子、野鸡和野鸡筑巢、繁殖和栖息。有时我们还可以看到三、两组野驴,其中大部分是当地著名的珍稀骆驼物种——戈壁红骆驼。

扎加林生态公司(Zaghalin Ecological Company)经常组织农牧民学习保护和建设生态的重要性,这样农牧民就可以认识到“没有繁殖就没有生长的好处,野生动物保护不了人和动物”的原则。保护生态就是保护他们的家园。”公司建成了肉苁蓉人工接种大型示范基地,提高肉苁蓉等药材质量,增加农牧民收入,达到大规模治沙和生态恢复的目标,带动农牧民参与生态建设,促进生态建设产业发展,最终实现生态文明和生态富集,建设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共同绿色家园。

绿色生态孕育了世界上最优质的产品

扎哈林生态公司的种植基地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头旗的巴音恩度沙漠,平均海拔1500多米。基地周围有一片野生梭梭林,已经生存了数百年。它属于戈壁沙漠地区。一年到头都很干燥,雨水少,光线充足。这是肉苁蓉、锁阳和各种药材生长的天然好地方。经过几年的科技研发,公司现已开发出鲜干肉苁蓉切片和肉苁蓉破壁粉,改变了传统肉苁蓉颜色暗、硬度大、营养成分低、食用不便等问题。开创了即食肉苁蓉的新时代(肉苁蓉药典标准多糖含量25%,扎加林生态公司检测多糖含量72.8%,活性成分灯芯绒糖和松果橙国家标准0.3%,扎加林生态公司检测产品2.02%)。目前,公司拥有野生梭梭林基地27万亩,人工梭梭林3万亩。公司有足够的生产能力完全满足当前市场对产品的需求。

为了满足多元化和不断扩大的市场需求,扎哈林生态公司按照“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设计规划了自己的发展蓝图,带领农牧民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形成了集种植、科研、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完整产业链。创造独特的品牌文化,实施品牌战略规划。组织销售团队,不断创新销售模式,提高产品销售业绩。产品是序列化的。一个是“地平线上的爱”系列。二是“南迎北荣”系列。工业园区,一是综合治理野生梭梭林27万亩、栽培梭梭林3万亩、梭梭林下栽培肉苁蓉10万亩、其他沙漠中药材3万亩,完成肉苁蓉开发2个研究项目,逐步形成林下沙漠中药材一、二、三产业一体化发展的工业园区。二是建设集生态、文化、旅游和再生产业于一体的示范园区。

女人和男人肩负着时代的责任。

2018年6月和7月,内蒙古扎加林生态投资有限公司向乌拉头旗干旱地区捐赠2万元,为牧民和牲畜购买急需的牧草。公司多次向干旱地区、洪水、火灾、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灾民捐赠物资,被中国慈善总会授予“爱心企业家”称号。塔纳在2019年8月的牵线搭桥在巴彦淖尔向蒙古出口蔬菜和水果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塔纳说:“我现在是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成员,将来必须严格要求自己。请邀请党组织检查我,并尽快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我爷爷是全国人大代表,我妈妈是三八红旗手。我也将为国家和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我将努力尽快当选为三八红旗手。我将把两代人传下来的红旗举得更高、更稳,与共产党一起走得更远。领导我们合作社的农牧民学习梭梭树的精神,以顽强的生命力适应各种恶劣环境,并逐步壮大,克服一切困难,使合作社中农牧民的收入不断增加。我最钦佩的人是我的祖父和母亲。我祖父Uyahai从18岁起就一直在保护野生梭梭林。三代将近一百年后,牧民们亲切地称爷爷为“扎加书记”。2018年6月,牧民们集体提议为他们的英雄扎加书记题词,永远向后代展示。当时,一家专门制作石碑的公司出价10万元。当负责人被牧民的故事“扎加秘书”感动时,他主动将报价降低到4万元。后来,石碑制作公司的老板听说了这件事,在他心中激起了巨大的骚动。经过讨论,股东大会一致同意为这位来自内蒙古的英雄竖立一块免费石碑。他用最好的原材料和最好的工匠用蒙古文、中文和英文来写。《内蒙古日报》前记者宣布,苏曾荣说:“扎加书记”不仅是乌拉头旗草原的“扎加书记”,也是内蒙古的英雄,中国的英雄,世界的英雄!'

(金珍、潘董浩)

奉韩国瑜为英雄典范 琼瑶将赴高雄力挺“琼瑶宴”